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花吐症(中上)


“飞流,你在干嘛?”梅长苏这次睡的并不踏实,从梦中挣扎醒来的他看见飞流正打算将什么扔进炭炉。
飞流僵硬的转过身,“苏哥哥、梅花、扔。”将手中的梅花给梅长苏看。
“你从哪捡来的梅花?”梅长苏扶着飞流坐起来,拿过飞流手中的花,只有一朵,小巧精致,可是琅琊山上是没有梅花的,现在冬末,是山下客人带上山的也不一定。
“不是捡的。自己。呕吐。”飞流实话实说,他是不可能瞒着自己苏哥哥什么的。
“你是说这是你吐出来的?”梅长苏被飞流的回答吓到了,人类如何能吐出花来,更何况还是一朵完好的,甚至是漂亮的梅花。
飞流低低的“嗯”了一声,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梅长苏的表情,他不傻,知道正常人是不会吐花的,万一、万一苏哥哥以为他是妖怪怎么办!想着被梅长苏当成妖怪,说不定还会喊人去追打他的场景,飞流扁着嘴,眼圈都红了。“苏哥哥。妖怪。飞流不是。”
梅长苏只是吃惊,却没想到飞流担心自己说他是妖怪,听飞流都快哭出来的语气,梅长苏赶紧把飞流唤到自己身边,“飞流,苏哥哥知道你不是妖怪,我们飞流是人,怎么会是妖怪呢。苏哥哥只是担心你生病,快来给苏哥哥看看。”
听到梅长苏这么说,飞流放下心,坐到梅长苏身边。梅长苏仔细瞧了瞧飞流的脸色,倒和平常没什么区别,稍稍放下心,“飞流,今天晏大夫给苏哥哥看病的时候飞流也给他看看好不好?”
“好。”苏哥哥都说了,飞流便点头应下。
晏大夫下午如期来帮梅长苏诊治,“晏大夫,我今天感觉比昨天好些了,您就别苦着脸了,这不是有好转嘛。”
“你是比昨天好了,可是你这身体,若不能……唉。”晏大夫叹了口气,梅长苏在这两年耗的心血实在太多,火寒之毒又毁了他的底子,若不是有奇遇,便只能这样用药物吊着了。
“晏大夫,您帮飞流也把个脉吧,他这几天一直守着我,我怕他把身子熬坏了。”
晏大夫帮飞流把了脉,“没什么,飞流身子好着呢。你啊,好好休息把脑子放空才是真的。”
“真的没事?”梅长苏不放心,又问了一遍。
“怎么,你还不相信我?飞流是习武之人,本就比常人强壮些,再加上这几天蔺阁主担心飞流守着你辛苦,饮食上也有进补,自然没什么事。”晏大夫又瞪起了眼睛,“不过,飞流虽然和旁人有些不同,还是懂事的,想必是因为你病重内心郁结,你啊,养好身体了,飞流开心了,他就没什么事了。”
“这样啊,谢谢晏大夫。飞流,送晏大夫出去吧。”晏大夫都这么说了,那飞流吐花肯定不是身体上的毛病,内心郁结,就是心病了。心病……梅长苏叹气,要是生病了吃药就好,可这心病,若无心药,怎么能好啊。
他的飞流,终究是长大了。
护着他一世无忧的愿景,终究是落空了。
“苏哥哥。没事。睡觉。”在梅长苏发怵的时候,飞流已经回来了,让梅长苏快点休息。
“飞流,你吐花的时候难受吗?”梅长苏摆摆手,并不躺下,问到。
“心疼。”飞流见梅长苏不休息,半强迫的扶着梅长苏躺下,说自己心疼的时候连眉毛也不皱一下,仿佛疼的那个人不是自己。“睡觉。”
“好好好,苏哥哥这就睡觉。”看飞流着急了,梅长苏乖乖躺下,和上了双眼,呼吸悠长,脑中却在搜索以前看过的书中哪里有记载过吐花的症状。到底是体力不支,还没想到便真的睡着了。
“林殊哥哥,林殊哥哥。”林殊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看到霓凰正把自己叫醒,“林殊哥哥,这大早上的你怎么就睡过去了?昨日不是说好今天念书给我听的吗?怎么还没念几行就睡着了啊?”霓凰撅起嘴,将头转开故意乜斜着看林殊。
“是林殊哥哥不好,竟然睡着了,请郡主见谅。”林殊见霓凰装着恼怒自己的样子,便也假模假样的对霓凰作了一揖,见霓凰憋不住笑,伸手揉了揉霓凰的发顶,“在下这就念书给郡主听。”
小女孩向来在喜欢的男孩子面前没什么脾气,一下就笑开了,坐到林殊身边,乖乖的听他念书。
两个半大的孩子坐在亭子里,微风吹过院子里的树时树叶发出沙沙声,花香袭来,天正好。
“这世上真的有人可以吐出花来吗?”霓凰托住腮,打断林殊念书,问道。
“思念或执念深厚无法传达之人的口中便会患上花吐症,内心绞痛,口中吐出花来,触碰之人会被传染,除去喜爱之人的一吻可以治愈外,无药可解。若是长期不愈,便会死亡。始于海外倭国。”林殊将这一段话念完,安慰霓凰,“这病虽然会传染,可无论是大梁还是大渝或是南楚都不曾听说过实例,想必是作者从海外听来的,做不得准。”
“若是真的因相思之苦开出的花,未免太过痛苦。林殊哥哥,你可千万不要吐出花来啊。”
林殊刚想开口,被一阵咳嗽打断,不禁用手捂口,却感到口中有异物,吐出,细看,是一朵梅花,和飞流口中吐出的花一模一样。
飞流……飞流!林殊猛的抬起头,身边的霓凰,林府亭子全都消失了,他不是林殊,林殊在十四年前的梅岭就已经死了,他是梅长苏。
“苏哥哥。”他看到飞流站在不远处冲他笑了一下,然后就转身离去。
“飞流!飞流!”梅长苏着急,想向前跑去,却又忍不住咳嗽,口中被梅花塞满,等他稍稍平复,飞流已经消失了。“飞流!”
梅长苏睁开眼睛,剧烈的颤抖着,当眼睛恢复焦距时,看到飞流担心的看着他,“苏哥哥。飞流在。”
梅长苏挣扎着起身,将飞流一下子抱在怀中,慢慢的平复心情,“苏哥哥知道,飞流会一直在,对不对。”
飞流眨了眨眼睛,重重的点了下头,“会!”

评论(13)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