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花吐症(中下)


梅长苏做了一场梦,倒是弄清了飞流的病,若是相思病,倒也方便,找出飞流爱慕之人就是了,只是也从未听飞流提起过哪位姑娘,一时之间,梅长苏也不知道从何处入手。自己的花吐症,梅长苏半点不放在心上,他这病躯,有没有花吐症都没什么区别了。只叫飞流不要声张。
“飞流,你有没有喜欢的姑娘呀?”这日梅长苏喝过药,精神不错,问起飞流这件事。
“苏哥哥!”飞流回答的迅速,顺便附送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可苏哥哥不是姑娘呀。”梅长苏微笑着摇摇头,权当这是孩童戏语。
“苏哥哥。最喜欢!”飞流又重复了一次,更坚定的回答了一次。
“苏哥哥知道飞流最喜欢苏哥哥了。那姑娘呢?飞流没有喜欢的吗?我看琅琊阁的乔涟姑娘挺喜欢你的。”
“不喜欢!苏哥哥!讨厌!”看苏哥哥不能理解自己的意思,反而还遇到别人,非常的气愤,甚至一反常态的对苏哥哥说出了讨厌,还跑出了房间。
“小飞流,这是怎么了?你苏哥哥醒了?”跑出去时刚好遇到了前来探望的蔺晨,按照习惯,蔺晨调笑了几句。可飞流仿佛像没听见一样,快速的消失了。
“长苏,你对飞流做了什么呀,他怎么气成这样?”蔺晨走进房间,施施然做到梅长苏床边,顺便帮他把了个脉。
“蒙古大夫,你知道花吐症吗?”梅长苏并不回答他的问题。
“你说起源倭国的那个?知道啊,怎么了?”
梅长苏将手在蔺晨摊开,掌中一朵梅花。
“你吐的?”
“不是我,是飞流。”
“飞流?”蔺晨有点不敢相信。
“你也知道花吐症怎么解,刚刚正和他说这个,结果把他给气跑了。孩子大了,不听话了。”梅长苏装模作样的叹口气。
“那你拿着花,不就被传染了?”蔺晨突然反应过来这个问题。
“对啊。”梅长苏答的倒是很轻巧,“我记得你们阁的乔涟姑娘对飞流挺好的,飞流也不太反感,怎么刚刚一提到她,就把飞流气跑了。”
“你苏大阁主是不愁自己身子好不了,多个花吐症不在意啊。那个乔涟姑娘只不过是看飞流懵懵懂懂又喜欢吃自己做的桂花糕而已,在飞流心中和吉婶儿也差不多,你这么说活该把人气跑。”蔺晨自顾自的斟了一杯茶,“长苏,你这的茶不错啊。”
“我正和你说话呢,你能不能认真一点,花吐症可是会死人的。”
“飞流满心满眼都是你苏哥哥,他喜欢谁,还不明显吗?”
“他也没和我说过这个,我也不清楚啊。”话音刚落,便一阵咳嗽,依旧出现一朵梅花,小巧精致。
“你不清楚他的心,那你自己的呢?”蔺晨不答梅长苏的话,起身离去,“这时候也差不多了,我该走了。长苏啊,你可要想清楚,自己的心啊。”
“我的心吗?”梅长苏哂笑,缓缓躺回床上,闭上双眼。平日里想着事情都能睡着,今天却毫无睡意,头脑乱成一团。
他的脑海里出现很多人和事,有少年林殊时,青梅竹马的萧景琰和穆霓凰两小无猜,有拔除火寒之毒时亲友的关心爱护,有化名苏哲时重见旧人的内心撼动,有身为梅长苏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殚精竭力。
最后,出现最多的,还是他的飞流。从他将飞流带回来,救治他,教他说话写字为人处事,到成为贴身护卫,如蔺晨所说,飞流的世界里几乎被梅长苏装满了。而飞流,就一直陪在梅长苏身边,他心无旁骛,就只在乎梅长苏,在梅长苏最煎熬的岁月里,面对旧人指责,敌人威胁之时,站在他身边保护他。
蔺晨让他看清自己的心,可他怎么会看不清呢,他的心里,不过是飞流罢了。他也说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飞流的感情起了变化,从前他只当飞流是幼弟,教导之余不免多疼爱些。或许是纵然万事变迁,他的飞流也不会变,就一直陪在他身边。飞流是梅长苏心上的一泓清泉,总是能抚慰他内心的波澜。渐渐的,他也离不开他了。
现在,他看到飞流总是想着要是更亲近一些就好了。可这又能怎么样,他的身体衰败,现在他已经不能想象自己离开之后飞流的反应,更遑论有更进一步的关系之后了。
不过现在也好,他的飞流也有喜欢的人了,这样他离开之后,飞流也有着落了。虽然这么想着,梅长苏还是无法忽视内心酸涩,然而也只是让他翻了个身,继续辗转。

评论(3)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