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悬镜司之夜

脑洞:梅长苏被夏江带走的时候让甄平他们把飞流带走,带的了一时带不了一世吧w于是小飞流夜探玄镜司\(//∇//)\
梅长苏坐在悬镜司的地牢里,他走的时候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只要靖王不冲动的冲到御前,应当不会有事的。
除了飞流。
他走之前让甄平把飞流引开,可是还是忍不住想,要是知道自己被关在地牢里,不知道飞流会怎么闹腾呢。
地牢昏暗,看不出时日。梅长苏又坐了一会,开始铺床,铺好就把自己放到床铺里面,闭上双眼,虽然条件艰苦了些,能睡一会是一会吧。
悠长平稳的呼吸声传出,梅长苏似乎睡着了。一道黑影从阴影处跃出,走到梅长苏面前,蹲下,默默地看着梅长苏的睡脸。伸出手,似乎想碰一碰梅长苏的脸,却不敢真的碰上,刚想缩手,被梅长苏一把抓住。
“不是和甄平说了要看好你的吗,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来了?也不怕被人发现。”梅长苏坐起身,看着面前低着头不敢看他的飞流,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飞流摇了摇头,抬起头,小心翼翼的向梅长苏投去目光。
“没被发现就算了。”梅长苏叹口气,“甄平他们知道吗?”
“不知道。”看梅长苏不生气,飞流坐起身,“飞流,生气。”
“是苏哥哥不好,没有告诉你,苏哥哥是怕飞流担心。”梅长苏那飞流没有办法,每次这双眼睛一望着他,内心就会变得柔软。
“以后,不许。”飞流直勾勾地盯着梅长苏,“要听话。”
看着飞流一本正经的样子,梅长苏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好,苏哥哥以后不这样了,会听话的。”自从上次寒疾发作,飞流在黎纲的教唆下用听话来让自己就范卓有成效,现在飞流经常让自己“要听话”,让梅长苏实在是哭笑不得。
“嗯。”飞流点点头,给了梅长苏一个大大的笑脸。飞流神采飞扬的神情,让梅长苏觉得地牢也不是这么呆不下去了。
飞流收起了笑容,像一只小兽一样全身绷紧凝视着前方。
看来是巡夜的人来了。梅长苏躺下身,把飞流揽在自己怀里,把杯子盖到两人身上,背对牢门。“安静,不会有事的。”
因为梅长苏突如其来的动作,飞流陷入了短暂的呆滞。虽然平常也经常趴在苏哥哥的膝盖上,搂一搂苏哥哥的腰,可从来没有被苏哥哥抱在怀里啊。飞流感觉自己的脸烫烫的。狭小的被窝里,自己的脸就贴着苏哥哥的胸口,听着梅长苏的心跳,一下一下,让飞流感到无比的心安。之前担心苏哥哥而紧张的神经慢慢缓和,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梅长苏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离开,刚想坐起身,却发现怀里的飞流睡着了。这孩子,担心自己,想必也没好好休息,竟然一下就睡着了。梅长苏把飞流再往自己怀中揽了揽,帮飞流掖好被子,闭上了双眼,不管是自己还是飞流,都需要好好睡一觉,养好精神。
前路艰险,只得尽一切可能把握现在,抱着怀中的飞流,现在梅长苏什么也不想去想,只想拥着他的飞流,好好的睡一觉。

评论(5)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