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花吐症后续·意料外出现的靖王

梅长苏的身子好起来后,也不用一直窝在房间里了。便走出房门,在琅琊阁四处游荡,只是琅琊阁地势总归有些陡峭,谁都不放心梅长苏自己一个人闲逛。不过自从和飞流互表心意后,飞流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忽隐忽现,而是一直站在梅长苏身旁。若不是梅长苏不愿意让飞流一直扶着显得自己太虚弱,飞流只怕不愿意让手离开梅长苏的胳膊。
这天,梅长苏带着飞流不知不觉逛到了琅琊阁的外围。
“蔺少阁主,可否告诉我小殊现在在哪里?”从阁楼内传来萧景琰的声音,飞流竖起耳朵,下意识的停下脚步,萧景琰来不会是和我抢苏哥哥的吧。
“太子殿下,林殊已经死了你不是知道吗?你让我怎么告诉你一个死人现在在哪里。”蔺晨明显对萧景琰的逼迫性询问不以为然。
“这是宫羽上个月带给我的信,摆明了是小殊的字,我不相信他死了。”飞流撇嘴,靖王整天就是小殊小殊的,现在,梅长苏是他的苏哥哥,才不是什么小殊呢。
“你这个水牛性子,长苏料到你会拖延霓凰聂铎的婚事,提前写好一封信交给宫羽又有什么不可能的。”
梅长苏看着飞流专心致志偷听的行为忍俊不禁,捏了捏飞流的脸蛋,牵着飞流施施然走近阁里,寻找了一个更有利于听清两人对话的地点,“我们在这听完再走吧,不然你哪有心思散步啊。”
飞流赫然一笑,继续进行他的偷听大业。
“蔺少阁主,求你告诉我,小殊到底在哪里,我有种感觉,他还活着。”萧景琰放软了语气,就算梅长苏看不见,他也能想象到萧景琰必定是把手放在蔺晨的胳膊上,恳切的注视着他。曾经,他对萧景琰这样的表情毫无抵抗能力。
“萧景琰,你到底是要找林殊还是要找梅长苏?”蔺晨的声音正经起来。
“这有什么不一样吗?赤焰旧案已经平反,林殊也不再是逆贼。小殊已经可以不再隐姓埋名。”
梅长苏对于萧景琰这个答案一点也不奇怪,梅长苏从来没有得到过萧景琰作文朋友的信任,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当梅长苏是他的谋士,是不足以交付真心成为朋友的。在金陵最后几个月对自己的好,也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是林殊而已。
“才不一样。”身边的飞流用手抠着柱子。
“是啊,连我们飞流都知道的事,太子殿下都不知道,他真笨。”梅长苏把他抠柱子的手拿下来,飞流有时下手不知轻重,常常不是柱子坏了就是自己指甲断了,“苏哥哥不是和你说过不要抠柱子了吗。”
“他真笨。”飞流一本正经的点点头,顺从的把手从柱子上拿下来,“哦,不抠。”
“在你心里,梅长苏就这样可以消失了吗?那江左盟呢?梅长苏的朋友呢?飞流呢?”蔺晨嗤笑一声,“林殊在梅岭就已经死了,这整整十五年的人生都是梅长苏的,不是林殊的。你究竟知不知道,梅长苏是梅长苏,不是林殊。你想找的那个人到底是和你一起挽弓搭箭的林殊还是为你谋划天下殚精竭虑的梅长苏?”说到后来,蔺晨话语中的冷淡之意愈发明显。
“我……”萧景琰一时语塞。
“飞流,我们走吧。”梅长苏觉得听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往阁外走去,语气淡淡的听不出喜怒。
飞流跟着梅长苏走出去,悄悄看了梅长苏两眼,用手抓住梅长苏袖子的一角。他不知道苏哥哥现在是怎么想的,会不会要和萧景琰走。而且苏哥哥经常因为这个萧景琰生气或者难过,对自己,苏哥哥都没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呢。想到这,飞流又莫名其妙的自己生气起来。
梅长苏用余光看了飞流一眼,见他拉着自己的衣角不说话,于是把衣角从飞流手中抽出来,用手牵起飞流的手。“苏哥哥不会和太子走的。苏哥哥现在只是苏哥哥,在之前作为三个月的林殊时已经把所有属于林殊的执念都消去了,已经不会有林殊了,剩下的只是梅长苏。”梅长苏握紧了飞流的手,“苏哥哥还要养好身体,和飞流过一辈子呢。”
虽然不能完全理解梅长苏的话,但是飞流知道,自己不会失去苏哥哥,苏哥哥还说要和自己一直在一起。这就足够让飞流开心了。飞流抱住梅长苏,略略长高的飞流现在已经到了梅长苏的胸口了。
梅长苏摸了摸胸口的脑袋,“这么大的孩子了,怎么这么爱撒娇。”虽然这么说着,宠溺的笑容明摆在脸上,“走了,不是说了要给苏哥哥摘花的吗?”
“对!摘花。”飞流突然想起来为什么今天会和梅长苏走到这儿来,他前几天在这一带看到特别好看的花,特地把梅长苏带来就是为了这个花。几个纵身,就不见人影。
梅长苏随便找了个石头坐在上面,过了不一会儿,就看见飞流抓着一大把花出现。刚刚动完的飞流脸蛋红扑扑的,和手中的花交映,竟然让梅长苏挪不开眼睛。
“苏哥哥,花。”飞流蹦蹦跳跳地到梅长苏身前,把手中的花递给梅长苏,然后称梅长苏不在意,插了一朵花在梅长苏鬓边,咯咯的笑起来。
梅长苏也不恼,接过飞流手中的花,摸了摸鬓边的花朵,微微一笑,将脸凑到飞流脸前,用花遮着,吻上飞流的唇。
飞流被梅长苏突如其来的吻弄的满脸通红,眼前画面被梅长苏的脸占满,心脏不可抑制的加速的跳动。
梅长苏直起身,一手拿花,一手牵起飞流的手,“我们往回走吧,要是太晚回去,晏大夫可又要生气了。
飞流默不作声的低下头,觉得要是刚刚苏哥哥不站起来,再这么下去,心脏都会跳出来。可是,自己很开心,都管不住自己咧开的嘴了。
至于萧景琰来访这件事,蔺晨不来嚼舌头,梅长苏不再是林殊,飞流很快就把他抛在脑后,反正只要和苏哥哥一直在一起,怎么样都好。
今天晚上不知道有什么好吃的呢……“苏哥哥,甜瓜。”
“好,吃晚饭可以吃一个。”
“两个?”
“只能吃一个,不然今天晚上你自己一个人睡。”
“啊……吃一个。”虽然只能吃一个甜瓜,可是和苏哥哥一起睡觉,在飞流心里,可以抵得上好多好多甜瓜。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