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将军沙场百战死(一)

如题,看了结局,意料之中的心塞。不管怎么样,我觉得对于可以做三个月的林殊,梅长苏是真的很开心的,对于自己的病弱身躯以及玩弄权术的梅长苏生涯,尤其是在金陵的这两年,梅长苏真的不快乐,所以当他最后变回林殊,在我看来既是了解林殊的执念也是对梅长苏进行了升华。
—————正文分割线——————————
北境。
大梁营帐。
“怎么样?我的身体没什么吧。”梅长苏看着帮他把脉的蔺晨,“我也没怎么咳嗽,也没有太畏寒。”
“自然是没什么的。你服了冰续丸,在这三个月里,你虽然不能像以前的林殊身体那么好,但是总归是个身体健康的普通人。我每天给你把个脉,也就看看冰续丸的药力还有多久,你要不要再吃一颗。”
“那我到了吃药的时候了吗?”
“没有,这颗药还能撑几天。对了,飞流呢?”
“可能去巡营了吧。这两天他都跟着蒙大哥呢。”梅长苏翻看着手上的奏报。
“他不跟着你,你也就放心他跟着别人?”蔺晨翻了个白眼给梅长苏。
“没办法,我最近事情挺多,实在是顾不上他。”梅长苏放下手中的奏报,“等战争结束了,劳烦你把飞流带去琅琊山吧,他一个人我不放心,还是个小孩子,一个人去闯荡江湖未免有些不安全。”
“什么把飞流带去,我告诉你,等这场仗结束,你也得给我去,就是用绳子绑我也要把你绑去。”
“好,我等你来绑我。”梅长苏淡淡一笑,“时候也不早了,休息去吧。”
“你身子这么虚是该早点睡,我去找飞流玩了。”蔺晨把梅长苏赶到床上,“快睡觉,行军打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得爬起来,你别耽误了啊。”
“好,我这就去。你也让飞流早点休息,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自己就随便吧。”梅长苏抖开被褥,整理床板。
“哼。”蔺晨一拉帘子,直接走出来军帐。
梅长苏和衣躺下,深深的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额角,这段时间与大渝的对抗花费了他绝大的心力,虽然想要和飞流好好谈谈,却也找不到恰当的时间,还好飞流武功高强又跟着蒙挚,然他不至于太过担心。
“飞流,你苏哥哥睡下了,你是要和我玩呢还是去睡觉呢?你苏哥哥可是说了,你不睡觉会长不高的。”蔺晨在巡营的路上截下了飞流。
“都不。守夜。”飞流听梅长苏睡了,立刻撇下了蒙挚和蔺晨,往梅长苏的军帐奔去。
“蔺阁主,飞流这样身子吃的吃不消啊?白天打仗晚上又是巡防又是守夜,虽然他武功高强,到底还是个孩子呀。”蒙挚看着飞流迅速消失不见的背影,有些担心。
“别担心了,这是飞流自己的事情,大不了病了我治呗。”蔺晨摆摆手,“大统领要接着巡防吧,咱两一块吧,以防万一。”
“好。”在战争中相处下来,蒙挚也不像以前觉得的那样认为他不可捉摸,一口应下,毕竟也是血性男儿,无需多言,“咱么走吧。”
飞流见接近梅长苏的军帐,于是缓下脚步,生怕惊扰了梅长苏的睡眠。他最近每天晚上也就是坐在地上靠着军帐小憩,听到动静就会醒来。他实在是不放心苏哥哥,战场凶险,万一有人袭击主帅可怎么办?三天前就有一个刺客夜探军营,想要暗杀大梁这位战无不胜的主帅。
可他最近不敢见苏哥哥,只能跟着蒙大叔,远远的注意着苏哥哥的安危。
飞流的内心有一种预感,苏哥哥就要离开自己了,像佛牙一样。他想,是不是少见面几次,就可以看到苏哥哥的时间再久一点。
“是飞流吗?进来睡吧,别坐在外面。“梅长苏的声音从帐内传来。飞流一下子站起身,在门口踌躇了一会,还是走进去了。
梅长苏今夜难以成眠,已经是第三个月了,过了这个月,世上再无林殊,亦无梅长苏。
冤昭已平,梅岭七万赤焰英魂可安息。可他还是来了,就像他和蔺晨说的一样,他虽然做了十三年的梅长苏,可他更是林殊。机缘巧合之下他可以做回三个月的林殊,他的内心真的无比高兴。
他变回了蒙挚、萧景琰的小殊,变回了霓凰、景睿、豫津的林殊哥哥,变回了赤焰旧人的少帅,重新以林殊的身份和蔺晨结交。在这三个月里,他拼了命的想完成林殊想要完成的所有事,与亲友好好道别、将飞流托付给蔺晨、江左盟交由黎纲甄平打理、驰骋沙场保家卫国,一件一件,他一一完成。他希望三个月后林殊死去之时,可以安心离去,魂灵埋葬沙场,与赤焰英灵同眠。
“苏…哥哥。”飞流慢慢的走到梅长苏旁边,拘谨的站着。他知道这是苏哥哥,可是和以前不一样了。在沙场之上排兵布阵、浴血杀敌之时,梅长苏的脸上会带着属于林殊的意气风发。飞流不认识林殊,他只认识苏哥哥。虽然不管怎么变,苏哥哥还是苏哥哥,可是内心总是有隐隐不安。
梅长苏看着飞流,总觉得他又长高了,少年人的个子总是窜的很快,“我听蒙大叔说,你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梅长苏拉着飞流的手让他坐在自己床边,“你还在长身体呢,怎么能不睡觉?苏哥哥的话你都不听了吗?”
“外面,保护,睡觉,没有。”
“你坐在外面怎么睡得好,要不,明天苏哥哥让人在帐子里搭一个小床,你就和苏哥哥睡一块儿,好不好?”梅长苏看着飞流眼下浅浅的黑色,终究是不忍心,想了个折中的方式。
飞流转了转眼珠,似乎在认真的思考梅长苏话的可行性,点点头,“好,一块儿。”
“今天晚上,你就先……”刚想让飞流回自己帐子去,看到飞流委屈的表情,硬生生的改了到嘴边的话,“就先和苏哥哥挤一挤吧。”
飞流快速的点了头,钻进了梅长苏的被窝里,这几天真的是累了,不一会就睡着了。
梅长苏微微一笑,轻抚了扶飞流的马尾,“苏哥哥直视希望你快乐的长大。等以后苏哥哥不在了,你也要过得好才是。”低下头看了看少年的睡颜,到下身去合上双眼,明天,想必还是一场硬仗啊。

tbc.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