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将军沙场百战死(二)

翌日清晨,大渝便发动攻击,长林军应战。随着战争时日增加,大渝已不像之前步步紧逼,军容整备,士气在这两个月一点一点的被消磨。
正是因为如此,蒙挚和蔺晨才更加担心梅长苏的安危,敌人式微,最怕狗急跳墙,使出阴损招数对付梅长苏。
最后一个月的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到现在,就只剩下了十日。长林军无论是将是兵,人人士气高涨,自己的祖国经由自己的双手,得到了保卫,幸不辱命。无论是世家子弟还是平民白丁,此刻并无贵贱高低之分,大家心里面现在只想结束这场战争,回家去。
今天的战场,出现了一些高手,而且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要取梅长苏的性命。
这边上有两个从正面攻去,后面又出现了一个人直取梅长苏后背。飞流一惊,一刀捅入面前士兵的小腹,快速拔出刀,踩着那人的头向梅长苏方向跃去。
所幸梅长苏服了冰续丸,恢复了体力,用刀隔开面前两人的攻击,向前俯身躲过的来自后方的袭击。
那人一击不成,正要还手,飞流却已到了。一脚踩在后方偷袭者的手上,猛一发力,迫使对方松开了手中的匕首,顺势翻空而起,踢向梅长苏身前两个人的胸口,两人双手凶险较差,堪堪挡下攻击,后退几步,被赶来的亲兵捅了个对穿。梅长苏驱使战马向前,和后方偷袭之人拉开距离,飞流随手剁过两把刀来,向那人胸口投掷过去,正中目标,偷袭者仰天倒下。
长林军见敌方如此偷袭主帅,各个气愤异常,手上动作更加利落,手中刀枪剑戟更加果断小心的向敌人身上袭去。
大渝见不仅没有杀掉梅长苏,反而激起大梁军队的愤慨之情,渐渐不支,边打边退,到日落,又鸣金收兵,挂出免战牌。
梅长苏见状,先召回众人,安抚嘉奖一一进行,结束之后,梅长苏招来甄平,“甄平,今天晚上你带一队人,去袭营。”
“是。”
“人不用太多,找几个行动轻便的,放把火,把主帅军帐和粮草烧了。再带几个可以掩护他们的,速度一定要快,烧了帐子就走,一定要小心。”
“是,属下知道。”甄平抱拳,转身走出营帐。
“等等,把飞流也带去吧,有他在,成功的几率大些。”
“可是宗主,袭营挺危险的,带飞流去这样好吗?”
“带着他吧,他自己心里有数,带着他我放心一些。”
“诶,好。”
夜里,梅长苏坐在军帐里,等飞流和甄平袭营回来。
“宗主,我们回来了。”甄平带着飞流走进帐子里,“粮草烧了,帐子也烧了,但是……”
“但是什么?怎么了?”
“飞流他烧军帐的时候,刺了对方主帅一刀。”
“刺了一刀?死了吗?”
“属下也不清楚,当时离得远。要不您自己问问飞流?”甄平回来的时候还念了飞流几句,怕他这么一刺,万一梅长苏有什么后续计划就被打乱了。
“飞流,那个人会死吗?”梅长苏招招手,让飞流过来,飞流从刚进来就一直缩在甄平身后,好像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
“不会,偏了。”飞流摇摇头。
“你的手怎么了?”梅长苏看到飞流一直把左手背在身后,伸出手,“给苏哥哥看看。下次啊,万一忍不住就别偏了,干脆刺死,知道吗?”
“知道。”飞流把手伸出来,却不敢放到梅长苏手上。
梅长苏伸手抓住飞流的手,再碰到飞流的一瞬间,飞流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怎么了这是?”梅长苏松开手,抓住飞流的手腕,把他的手向上翻转,“烧伤了?怎么不小心一点呢?”梅长苏像是想伸手碰碰飞流的双手,却又怕碰疼他,只是虚虚的握住飞流的手腕。“甄平,去喊蔺晨来,和他说带烧伤药来。”
“是。”
梅长苏等甄平走出帐子,拉着飞流走到床前,和飞流面对面的坐着。“说吧,怎么烫伤了?我们飞流不是最怕烫了吗?不会这么不小心的。”
苏哥哥的语气温柔,让飞流觉得连手上的伤都不疼了,“打架,来不及出来。”
梅长苏伸手揉了揉飞流的脸蛋,“苏哥哥不是和你说过吗,什么都比不上你自己的安全。下次记得别这样了。”
“坏人,杀你,讨厌他。”飞流点点头,气鼓鼓的。
“苏哥哥知道飞流是想为苏哥哥出气,可是现在飞流受伤了,苏哥哥会心疼的。”
“不疼,飞流在。”飞流把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放到梅长苏的胸口。
“是啊,苏哥哥还有飞流在。”梅长苏笑着将手放在飞流的手上。
“咳、我来得真不是时候啊。”蔺晨走进帐子里,咳嗽一声。
飞流脸一红,想把手放下来,梅长苏没有让他成功,反而就这么握着他手放到床上,“来了就赶快帮飞流看看手,被烧伤了,不会有什么事吧。”
蔺晨走到飞流的身边,抓住了他的手,“这点小伤,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将一瓶药水放到身边,用脚踢了踢梅长苏,“去,找条干净的毛巾来。”
梅长苏乖乖的去找了条干净的毛巾递给了蔺晨,“你下手轻点。”
“这么多话,心疼他就少让他做些危险的事情。”蔺晨翻了个白眼给梅长苏,下手确实是十分轻巧,用瓶子里的药水把烧焦的皮肉去掉,又敷上粉状的伤药,仔细的用绷带包扎好。“这几天,最好不要碰水,打仗的话我相信你可以不要用到左手,记住,绷带不能乱,每天晚上我来帮你换药的时候都要和前一天我包扎的一样。”用力的打了个结,“记住了吗?”
飞流“嘶”了一声,还是点点头。
“说了轻一点,你弄疼他了。”
“好好好,是我错。这几天他的伤口不能碰水,你这么心疼,就帮他完成洗漱吧,反正飞流刚来的时候,也是你照顾的,这几天就辛苦你了啊,长苏。”蔺晨话中带话的拍拍梅长苏的肩膀,“不早了,我去睡了,你们两也早点睡,啊。”
“快走吧你。”梅长苏一矮肩,把蔺晨的手弄下去,“我们也要休息了。”
蔺晨摇摇头,“真是无情啊。”
梅长苏让飞流坐在床上,去打了碰水,打湿毛巾,仔细的帮飞流把脸擦干净,“今天飞流也辛苦了,我们也早些休息吧。”把飞流打理好之后,直接抱着飞流走到飞流的小床上,“快睡吧。”
“嗯,苏哥哥也。”
“好。”梅长苏吹熄了蜡烛走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飞流的手没事让梅长苏放下心,虽然知道只不过是小伤,还是让梅长苏心里十分紧张,他不愿意看到飞流受到任何伤害。
林殊希望大梁海晏河清,希望亲友安好。而梅长苏希望飞流一世无忧,他只能在他所剩无几的世界里更加的爱护飞流罢。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