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将军沙场百战死(三)

“这已经是最后一颗冰续丸了,想必你也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蔺晨把药丸递给梅长苏。
“在我服第一颗的时候我就知道。”梅长苏淡淡一笑,将冰续丸服下,“这场仗也快要结束了,我走之后,许多事就要拜托你了。”
“你每次吃药都要说一次,你就不觉得自己唠叨吗?我不要求你少思虑多保重,但是最起码比吃药的这个晚上能不能安分点,要是影响了药效的发挥,是怪我还是怪你啊?”蔺晨扶着他躺下,帮他把被子盖上,“睡觉。”
“要听话。”躺在自己小床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梅长苏和蔺晨的飞流出了声。
“好好,苏哥哥这就睡觉,飞流也快睡吧,苏哥哥把蔺晨哥哥赶走就睡。”
“嗯。”飞流点点头,又直勾勾地看着蔺晨,“快走。”
“哎你……”蔺晨刚想朝着飞流走过去,打算好好“教训教训”飞流。
“好了,你别想个炮仗一样。”梅长苏憋着笑,“飞流说的有道理,你快走吧。”
“你就护着他吧,我看你……”说到一半,蔺晨截住了话,转身回自己的帐子里,“你早点休息吧。”
“好。你也是。”就算蔺晨不说,梅长苏也知道他要说什么,笑了笑,背过身闭上了双眼。
飞流对于梅长苏和蔺晨的话不是很理解,但看见苏哥哥睡了,蔺晨也走出去了,也乖乖闭上双眼,睡去了。
夜间无事,总归是让军士们好好休息了一会儿。
每天周而复始的作战,休息,连闲下来的时间都找不到。不管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人都处于一种疲乏的状态。对于这样的生活,感到了厌倦。不管是大渝还是大梁都一样。
双方主帅都知道这样拖下去并没有好处,都加紧了攻势,对于梅长苏的刺杀也愈发频繁和凶猛。现在除了飞流一直跟着梅长苏,蔺晨也守在他身边。
纵是如此,梅长苏还是被刺客在胸口开了道口子,刺客很快就被杀死,可倒是还是结结实实的伤了梅长苏。刀尖淬毒,加上失血,冰续丸隐隐有压不住火寒之毒的迹象,梅长苏本人也昏迷不醒。
之前为了以防万一,梅长苏将制敌之策已经细细的和主要的将领说过了,就算他昏迷不醒,大渝也不能扭转战局了。反而是长林军称着大渝认为梅长苏不能指挥作战放松下来之时,狠狠的发动了攻击,势如破竹,终于大败大渝。大渝折兵六万,上表纳币请和。长林军,也班师回朝。
上奏亡者名单,梅长苏的名字被一笔一画端端正正的写在了名单的末尾。
萧景琰收到亡者名单后,在东宫的一间素室,夙夜抄写,找到最后一个名字之时,伤心欲绝,伏案恸哭。
他将林府牌位上亲手所盖的红布又亲手掀开,望着上面的名字,久久伫立。怀有身孕的太子妃只能默默的站在身边,无法劝慰。
元佑七年夏,聂铎从东海归来述职。但他与霓凰的婚事,萧景琰总是不肯答应,直到有一天,宫羽带来了梅长苏所写的一封信,他才默默首肯。婚后霓凰将南境军交给了已日趋成熟的穆青,随同聂铎叩别林氏宗祠,一起去了东境驻守海防。
蔺晨飞流及江左盟个人自战争结束那日,再也不曾出现在金陵旧人面前。
结束那日,蔺晨找了一辆马车,将昏迷不醒的梅长苏带上车,飞流坐在车里,蔺晨驾着车,往琅琊阁去。
飞流坐在梅长苏身边,马车里铺了厚厚的毛毯,深怕马车颠簸让梅长苏不舒服。
飞流望着梅长苏的胸口,轻轻呼了口气。那日梅长苏受伤时流的血早就被洗干净了,可是他还是忘不掉那个画面,胸口蔓延的红色让他对鲜血感到极至的恐惧。
因为这伤,许久没有咳嗽咯血的苏哥哥又逐渐像以前一样,脸色青白。
他从来没有看苏哥哥睡着过这么久。他担心苏哥哥会不会再也不醒了。
他记得苏哥哥那一天睡着之前,挣扎着用手摸了摸他的脸,对他说,“飞流,苏哥哥要睡一会儿,你要乖,等苏哥哥醒来带你去玩,好不好?”
那个时候他真的很想哭,他能发现梅长苏的脸色非常的糟糕,连笑一下都很费力,但苏哥哥和他说了要他乖,他就很乖的答应苏哥哥,他不想苏哥哥在梦里也很难过,所以拼命的笑给苏哥哥看。
“苏哥哥,飞流听话,醒过来。”飞流用手中的汗巾轻轻的擦了擦梅长苏的脸,苏哥哥爱干净,一定不会愿意醒来的时候脸脏脏的。
蔺晨在车外,听到飞流的低语心里也不好受,自从梅长苏昏迷过去,飞流就再也不曾和别人说过话,要么缄口不言,要么望着梅长苏自言自语。梅长苏要再不醒来,只怕飞流也撑不下去。只希望回到琅琊阁,晏大夫、寒医还有父亲可以有办法救救梅长苏。

评论

热度(45)

  1. 隅thee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转载了此文字
    暴击x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