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将军沙场百战死(四)


梅长苏昏迷已经有小半个月了。寒医、晏大夫还有老阁主都来过了。帮他施了针放了血喂了药。可这是梅长苏的身体里面冰续草和火寒之毒的对抗,外界也无法给梅长苏什么太大的帮助。
飞流每天就这么守着梅长苏,偶尔也会到外面去摘一点花放到屋子里,也会坐在屋顶上发呆,看起来比梅长苏刚刚昏迷的时候状态要好些了,最起码不会让人觉得他要撑不下去了。
梅长苏觉得自己处于一片黑暗之中,想挣脱却无法挣脱。身体内同时有极寒之气和炙热之息在四处乱窜。痛苦的蜷起身子,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沁出。
飞流见梅长苏这么痛苦,慌张地站起身子,急冲冲的跑出房门,把晏大夫拉过来。
晏大夫走进门,先把了脉。“飞流,你去让他们准备热水,要多,另外,一个可以从底下直接加热的浴桶,你苏哥哥要用。”
“哦。”飞流看晏大夫神色并不糟糕,心下稍安。
“还有,把这个药方带给蔺晨,让他送过来。”晏大夫提笔,匆匆写下几行字,“快去吧。”
“好。”飞流接过药方,一下就跑得没影。
没一会儿,蔺晨就和飞流两人拎着几大袋药材走进来,仆从们也准备好了浴桶和热水。
等一切都准备好,晏大夫支使着飞流和蔺晨直接把汗流浃背的梅长苏放进桶中,把蔺晨准备的药材全都扔进桶里,厚厚的一大层药,几乎堆到了梅长苏胸口,其中不乏一些天材地宝。
晏大夫拿出针来,斟酌着在梅长苏头上下了针,示意让人直接开始加热浴桶,同时将热水缓缓倒入桶中。
甫一接触到热水和底部的热气,有的药材直接就融化了,随着时间的增加,大部分的药物都化在水中,仿佛一汪碧潭。如果不去看梅长苏开始颤抖的身体,额头大滴冒出的汗珠和变的深紫的双唇的话。
“晏大夫,这?”蔺晨有些担心的问,飞流也巴巴地望着晏大夫。
“这样说不定能把他体内的毒排出来,你们两个一会要是他抖得厉害,记得按住他。”晏大夫又在梅长苏胸口插了三根针,叹了口气,“他这个状况,也只能这样碰碰运气了,如果这次可行,那他就能活,如果不行,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知道了。”蔺晨点点头,安抚地拍了拍飞流,“听晏大夫的话,苏哥哥就可能醒过来。”
“嗯。”
梅长苏觉得方才在体内乱窜的气息都不见了,眼前的黑暗也在一点一点的消失。他开心的往前跑去,终于跑出了黑暗。
然而一走出黑暗,便身处梅岭之上。他穿着盔甲,手中拿着刀剑,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便挡住袭来的攻击。
“少帅,你没事吧?”是他的副官魏峥。
“没事。”来不及细想,梅长苏迅速的投入战争。
五日后,援兵来到,得胜,回朝。
皇帝大肆封赏了赤焰军,一时之间,从朝堂到江湖一片和乐。
三年后,林殊与霓凰成亲。
后祁王被封太子,至梁帝驾崩登基为王,废除悬镜司。
林殊也已经从少年走向壮年,官居一品侯,节制巡防营。和霓凰也有了几个孩子。
按理人生顺遂应当高兴才是。可是林殊总是觉得少了什么。
他的体质向来很好,就是到了冬天也还是身体火热,可他从秋天开始,总是下意识的开始备一些毛裘皮衣、手炉炭火。
他闲下来的时候,总觉得会有一个小身影,捧着花,蹦蹦跳跳的门口走进来。会趴到他的膝盖上,会粘在他身上。他的孩子们都有些怕他,虽然亲近,但不会这么黏腻。
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会有一个小个子挡在他的身前,寸步不离,护他安全。可他从武将世家出身,纵然武功比不蒙挚,也不需要人挡在自己的身前。
依稀觉得是有一个朋友,和自己智计相当,爱玩爱闹,可他的身边的朋友,几乎没有这么一个人。
“给我站住。”霓凰气急败坏的声音传到耳中,想必是笙儿又惹她生气了,笙儿是他俩最小的孩子,被娇惯的有些厉害,偏偏又是个小人精,哄起长辈来一顶一个准,又不曾做什么出格的事,便也由他去了。
“父亲救命。”儿子跑进来,躲在拿着书的林殊的身后。
“怎么了霓凰,笙儿又做什么让你生气了?”
“你看看他,这么大的孩子了连个头发都不好好绑,用这个发带把自己头发扎好。”
孩子沉默的抓住林殊的手,摇摇头,身体又缩了缩。
“都说了你那个不好看,过来我给你带上这个。”
“别再折腾飞流了。”林殊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飞流是谁?夫君,是你认识的人吗?”霓凰的声音越来越远,他也想问,飞流是谁。
“嘶。”林殊觉得自己的头疼了起来,大量的画面涌进了大脑。
赤焰军谋逆。
琅琊阁。
削骨易容拔毒。
梅长苏。
江左盟。
苏哲。
重回金陵搅弄风云。
废太子,誉王,靖王。
赤焰旧案平反。
北境硝烟四起。
长林军。
刺杀。
林殊头剧烈的疼痛,身体如同风中树叶不停的抖动。眼中流出泪水,鼻子流出血液。
他似乎听到霓凰的声音,但很快的,他听到有人喊他长苏,想起是他那个旗鼓相当的好友的声音。
还听到有人焦急的喊着苏哥哥,是他的飞流吧,这几天一定急坏他了。
梅长苏睁开眼睛,这耗尽了他极大的力气,“让你们担心了。”
“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来。”他听到晏大夫的声音,“醒来就好,没有力气就别乱动,再泡一柱香的时间再起来。”
他点点头,确实是没有什么力气,药浴的蒸汽让他昏昏欲睡。不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梅长苏身下的那盆药水,已经变成了浑浊的铜绿色。

评论(1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