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将军沙场百战死(五)

完结倒数。
————————————————————

晏大夫指挥着又换了一桶水,让仆役把梅长苏身上沾染的黑色秽物冲洗去,把梅长苏扶到床上。
“行了,他醒的过来就不用担心生命危险了,我明天再来看看他,看怎么像办法调理比较好。”
“多谢晏大夫。”蔺晨向晏大夫做了揖。
“多谢。”飞流也学着做了,认真地道谢。
晏大夫笑了两声,揉揉飞流的脑袋,拎起药箱走了,“你跟我来,讨论方子去。”顺手也拎走了蔺晨。
飞流等人都走了,小心的和上房门,又用钩子拨了拨炭火,最后坐到梅长苏床前的地毯上,把头放在毛球毯子上,盯着梅长苏的脸,入定了般,一动不动。
梅长苏方才乍惊之下醒来又睡去,等他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了。他睁开眼睛,就看到飞流趴着已经睡着了,伸手轻推了推,“飞流?别睡在那儿,睡到床上来。”
飞流睁开双眼,刚睡醒看到梅长苏醒了也没反应过来,顺着梅长苏拉着他的手就把鞋子脱了爬到了床上。
飞流面无表情地看着梅长苏,又用力眨了眨眼,也没有别的动作,就维持在上床后的动作一动不动。
梅长苏看着飞流这样,也有点不知所措,也就乖乖的被他看。等到飞流第二次用力眨眼睛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开了口,“飞流,苏哥哥才醒你怎么就呆了呢?”
这句话刚一说完,好像就把飞流的开关打开了,飞流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梅长苏先是以为他在撒娇,等到听到影影绰绰的抽泣声才反应过来,飞流竟然哭了。
飞流就这么把头埋在梅长苏怀里,大概是性格使然,飞流并没有从啜泣变得嚎啕大哭,只是间或抽泣两下,然而从胸口衣服的湿意感觉到飞流哭的是那么惨。
梅长苏愣住了。自从他把飞流纳入自己羽翼之下后几乎没见过飞流哭泣。
谁不知道梅长苏身边这个小少年说是护卫其实是梅长苏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从梅长苏、蔺晨再到其他人,对飞流都是宠着的。
可是现在,飞流却趴在自己怀里哭的那么伤心,而伤他心的那个人,就是梅长苏自己。
梅长苏感到很愧疚,他说起来是把飞流护在自己羽翼之下,可他从进金陵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毫不犹豫的把他的飞流暴露在那些充满恶意的视线之下。
他连伸手去拍拍飞流的背的勇气都没有了。
他把他当作繁杂世间唯一一抹纯粹,也曾经决定要护着他一辈子。可是这是梅长苏的决定。
可是在金陵的时日里,他更在意的是林殊。他在意林殊的朋友、林殊的故人、林殊的亲人、林殊的敌人。他呕心沥血斗倒了太子誉王、翻了赤焰旧案,扶持了萧景琰继位。
可对于梅长苏的朋友、梅长苏的爱人、梅长苏的亲人他却几乎毫不在意的。所以他对于萧景睿的身世可以毫不留情的撕开,对于蔺晨晏大夫的担心仍旧执意而为,对于宫羽的情意视若无睹,对于飞流……
梅长苏神色复杂的望着飞流因为哭泣颤抖的身躯,他怎么忘了,他的飞流从一开始眼里就只有一个苏哥哥。蔺晨晏大夫或许可以理解他的执念,可是飞流不懂,他只能站在他的背后看着梅长苏一步一步的跳进自己帮自己挖好的坟墓,甚至,需要飞流来推他一把。梅长苏就是他的整个世界,不管他懂不懂、理不理解、自己会不会难受,只要是梅长苏想做的,就是拼了飞流的命,飞流也会帮他完成。
还好他这次醒过来了,梅长苏有些后怕,完成属于林殊的责任之后,梅长苏开始正视身边的属于梅长苏的一切。他只要稍加想象如果自己没有醒来,飞流会怎么样,就心痛的无以复加。
伸出手紧紧的抱住了怀中还在哭泣的飞流,“苏哥哥不会再走了,会一直一直陪着飞流的,飞流不哭了好吗?”语气轻柔的安抚着飞流,“飞流这么哭下去,苏哥哥的心都要碎了。”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轻拍着飞流的背,安抚着他。,“不哭了,不哭了,苏哥哥一直在的。”
在梅长苏的安抚下,飞流渐渐停止了哭泣。坐起身子,哭的红红的双眼直视着梅长苏,“真的?以后……以、嗝。”哭得太厉害了,打了个嗝,“不这样?”
看着哭的像只兔子一样的飞流,梅长苏不知道有多后悔,用袖子轻轻把飞流的眼泪擦了擦,“以后不会再这样了。苏哥哥以后会一直陪着飞流,不再让飞流担心了。这次是苏哥哥不对,苏哥哥知道错了。”
“拉钩。”飞流很认真地伸出小拇指,向梅长苏讨要承诺。
“好,拉钩。拉了勾就是一辈子了,苏哥哥一直陪着飞流,飞流也要一直陪着苏哥哥啊。”梅长苏伸出小拇指,勾上飞流的。
“一辈子。”飞流一本正经的点了头,他和苏哥哥当然要在一起一辈子。

评论(11)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