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将军沙场百战死(完结)

觉得收尾收的很无力……大家凑活看看吧OJZ心虚
———————————————————

梅长苏的苏醒在所有人心里都是个好消息。在琅琊阁渡过反复期后梅长苏就开始收拾行李打算回廊州了。
“这么急着回廊州干嘛呀?”蔺晨十分不舍,每天都来拉着梅长苏的袖子挽留,“长苏啊,我这琅琊阁好山好水美人成群的,你不想一直呆着吗?”
“我这么一直呆在琅琊阁蹭吃蹭喝也不是事,这么些天也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现在我的身体已经好转了,有晏大夫跟着不会有事的。”梅长苏心知蔺晨心理一半担忧一半不舍,拍拍蔺晨的手背,“要是想我了,你可以来廊州找我呀。只是别再闹飞流了,这几天你来的勤快,他呆在我身边的时间都少了。”
“以前我这么闹的时候你怎么不抱怨呀?”
“以前是以前,现在怎么能和以前一样呢?可不能让你欺负他,我的飞流,就算欺负,也只有我能欺负。”
“哼。你就欺负我没人,整天在我面前腻腻歪歪的,没眼看,我走了。”蔺晨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站起来,撂下狠话离开了梅长苏的房间,“飞流,你蔺晨哥哥走了你也不打个招呼?”
“快走。”飞流冲蔺晨做了个鬼脸,迅速的窜进了梅长苏的房间,“苏哥哥,抱!”从梅长苏醒来开始,飞流敏锐的发现苏哥哥和以前不太一样,以前虽然也会和自己玩,让自己粘着他,现在更多的是苏哥哥主动的抱抱亲亲。虽然飞流并不很能清楚的解释这其中的变化,但是他很开心,苏哥哥也很开心,这就够了。
梅长苏揽住飞流,把他放到自己腿上,亲昵的蹭蹭他的额角,“我们过几天就回廊州了,飞流高兴吗?”
“高兴。”
“飞流高兴,苏哥哥也高兴。”梅长苏亲了亲飞流,满意的把飞流抱在怀里,“咱们回廊州去,这么久了黎纲和甄平也挺辛苦的。这江湖也不太平,咱们也该让他们看看江左盟到底凭什么作为天下第一大帮的。”梅长苏下意识的搓起手指,最近江湖上有些势力蠢蠢欲动,不太安分。
“好。”飞流把梅长苏的手握住,“苏哥哥,最厉害。”
被飞流这么一闹,梅长苏索性也不去细想,等回到廊州再细细安排也不迟。
晏大夫前一段时间给飞流下了死命令,最好不要让梅长苏动脑子,飞流现在一看到梅长苏措手指,就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打断梅长苏。扑到他怀里,趴到他背上,拉住他的手,飞流发现只要自己一粘着苏哥哥,苏哥哥就会暂时放下手头的事。
当然飞流在梅长苏思考一些真正重要的事是不会打断他的,毕竟飞流最乖了,这么想着的飞流兀自笑眯了眼,抓着梅长苏的手放到脸旁,像小猫一样的蹭蹭。
梅长苏也不是不知道晏大夫和飞流的密谋,一来飞流自己有分寸、二来自己确实需要修养,再加上打断的方法自己又很喜欢,也就由着飞流去了。
飞流发现梅长苏一直盯着自己,赶忙把梅长苏的手松开,端正坐好,从脸颊一直红到耳朵。
梅长苏盯着飞流的红耳朵反而伸手摸了摸,“飞流这么容易害羞的习惯可不好呀。”看着飞流害羞到都要炸毛了,梅长苏笑的非常开心,“万一要是再做一些什么,可就不合适了,要改。”
飞流精准的抓住了梅长苏话里的调戏之意,“苏哥哥坏。不行。”
“可是飞流不是最喜欢苏哥哥要和苏哥哥过一辈子吗?两个人在一起当然要为对方做出改变的,苏哥哥不也在改变吗?飞流难道不喜欢现在的苏哥哥了吗?”看似委屈的望着飞流,嘴角仍是带着些不怀好意的笑,“我们可是拉过勾的呀。”
“不是,喜欢。”飞流赶紧摇头,“最喜欢。”重复了两遍,他虽然不太清楚要做什么改变,可是苏哥哥在变,他也会变的,反正,苏哥哥对他好是不会害他的。
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晏大夫把药端了过来,“喝药。”
“诶,好嘞。”在晏大夫面前,梅长苏一直都非常的乖巧。
“在你把这贴药喝完之前,少动些花花肠子,你的身体可经不住你折腾,禁欲。”晏大夫冷哼一声,刚刚梅长苏哄骗飞流的话他可全听见了。整天就知道哄骗飞流,这家伙有的时候可比蔺晨坏多了。
“是。”梅长苏难得心虚的应了一声,有些郝然,这些话,本来就只是调戏飞流为以后谋福利的,竟然被晏大夫听到了,梅长苏也只能自认倒霉乖乖喝药。
飞流也不太清楚晏大夫要求了什么让苏哥哥苦了脸,只是看着梅长苏苦着脸,凑上前去,等梅长苏喝完了药,迅速塞了颗糖到梅长苏嘴里,这还是上次甄平来看梅长苏的时候带给他的呢。“吃糖,不苦。”
梅长苏嘴里含着糖,觉得就算喝再苦的药也没什么关系了。
晏大夫见梅长苏喝了药,就离开了房间。不用说,梅长苏和飞流两个人在房间里肯定又是一番亲近。
梅长苏觉得,只要带着飞流,不管身在江湖还是隐居山林,只限鸳鸳不羡仙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评论(1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