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东城南陌花下(一)

来自@無庸 GN点梗w@不了的我内心有点崩溃
修仙paro。背景参考仙剑\(//∇//)\毕竟初心仙剑
———————————————————
蜀山派人人都知道一代弟子剑仙飞流。许是年少得道,仍旧是少年模样,样貌清俊,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几乎不说话。并且很厉害,无论是仙法还是武功,曾经有弟子看过他降妖,简直就是单方面的殴打。所以虽然也有弟子仰慕飞流,也只能远观之,着实是让人心生怯意。
除了一个人。飞流唯一的徒弟,梅长苏。梅长苏从外表看二十五六岁,在同辈的弟子中武力值算不上高,只是他很聪明,别人需要花全身力气做的事,他似乎只用一点点,一切全靠脑子。
两人同时出现时,总是飞流走在前,梅长苏走在后,梅长苏得道的时候已接近而立,不知内情的人看过去,还以为梅长苏是师傅,飞流是徒弟呢。
梅长苏是某一年被飞流捡回来的。那个时候飞流突然从山下捡回来一个严重烧伤的少年,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皮肉。是飞流把他的火毒拔去,将腐肉剜去,用了许多灵药把他救了回来,还收他做了徒弟。梅长苏感念飞流的救命之恩,不仅功课认真,平时生活上也照顾的无微不至。
梅长苏本就聪慧,没用几天就发现飞流似乎有些不同,修仙降妖全凭本能,有许多事情不明白,讲话也只是说一些词语。梅长苏明白这后倒有些明白为何飞流年少得道,飞流内心单纯,道心甄纯,这样进展比别人快上十倍,自然,也比别人成仙早上十倍。
于是在生活方面梅长苏更加照顾飞流了。
“师尊,你吃一天甜瓜啦,这样对身体不好,不能再吃了。我和送水果的弟子说了,以后每天只送一个来。”
“啊?”飞流把手中的甜瓜放下来,一脸委屈地望着梅长苏。
“一天一个。”梅长苏看着飞流圆圆的眼睛里几乎要出现泪花,狠下心肠再次强调。
“哦。”飞流默默的啃完了手上的最后一个甜瓜,“今天,仙风云体,心法,五百遍。”对于不让自己吃甜瓜的徒弟,飞流也只好找点别的办法让徒弟也不开心。
“是,师尊。”梅长苏欣然答应,对于师尊的要求,梅长苏从来不说不,反正五百遍心法对自己来说也不是很多。然而想想今天一天剩下的时间只能在房间抄心法,不能调戏飞流的梅·痴汉·长苏还是感到有些难过。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