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东南城陌花下(二)


(二)下山
蜀山派弟子从立派以来便以降妖除魔为己任,飞流和梅长苏也不意外。
这日掌门就给了飞流和梅长苏任务,渝州附近的璧山似乎有什么妖孽,扰的当地百姓不得安生。
梅长苏已经很久没有下过山了,从他了解自己的过去那一年开始,就没有再下过山,只是呆在蜀山上,陪着飞流。
对于下山,他自己没有什么感觉,但他能感觉到飞流很兴奋,飞流早早的就开始收拾东西,虽然收拾的乱七八糟,最后还得梅长苏来再收拾一遍。
“师尊,这个不用带,山下有。”梅长苏把飞流手上的茶壶放回去,“我来收吧,师尊你今天甜瓜还不吃了吗?”再一次制止飞流把茶杯放进包裹里,用甜瓜引开他的注意力。
“吃完了。”飞流执着的想加入收拾行囊的行动中。
“那这是什么呀?”梅长苏从袖子里掏出一颗蜜柑,在飞流眼前晃了晃,“这可是我托梁师侄特地带来的,你不吃吗?”
“啊!吃!”飞流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夺去梅长苏手上的蜜柑,“你收,快点。”
“好,弟子听师尊的。”梅长苏无奈的摇摇头,看着飞流开始剥蜜柑,着手开始收拾行李。
飞流很快的就把一个蜜柑吃完了,假装自己不存在的一步一步靠近梅长苏,梅长苏假装不知道,埋头打包手里的行李,打完了最后一个结,刚好抓住飞流伸过来的双手,把行李扔进百宝囊,顺便把刚刚就放在桌子上的发带拿起来,“下山了可不能这样随意,我帮师尊把头发梳一下可好?”
飞流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喜欢上下飞窜,常常早上梅长苏刚把他束好发,中午就乱了,平常呆在山里,不怎么见外人,梅长苏便由着飞流的性子。可下山了还是要梳起来的,不然普通人看到头发散乱的穿着道服的小孩子跟着自己不知道怎么编排呢。
飞流点点头,其实他很喜欢梅长苏帮他束发的过程,感觉到梅长苏小心翼翼的把他的头发一点点梳起来,最后用他那双漂亮的手把头发用发带绑好。飞流以前是不喜欢束发的,他总是弄不好这些发带,可是梅长苏来了就不一样了,他总是有办法让这些发带乖乖听话。梳好头发好,飞流回头,给了梅长苏一个大大的笑脸,眼睛眯成一条缝。
梅长苏冷不丁见了这笑,觉得心跳都乱了几拍,此处无银的清了清嗓子,牵起了飞流的手,“师尊,我把东西收好了。我们走吧。”
“嗯。”飞流回握住梅长苏的手,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全蜀山对于这对有点奇怪的师徒的有点奇怪的举动早就熟视无睹了。拜别了掌门,两人站在蜀山栈道入口处。
“师尊,我们是过栈道还是御剑?”
“御剑。”飞流最喜欢御剑了,平常在山上,飞的地方总是有限,现在要去渝州,可以飞好一会儿呢,飞流可高兴坏了。
“弟子不放心师尊一个人御剑飞行。”梅长苏自然知道飞流高兴,可是放着飞流一个人飞他着实是不放心,一来飞流速度快,他有些跟不上怕他跑丢,二来,他自己有些隐秘的不为人知的小心思。
“一起。”飞流倒是没什么,幻化出斩仙剑,拉着梅长苏站上去,自然而然的让梅长苏搂住自己的腰。
梅长苏毫不犹豫的就搂住飞流,这样的好福利怎么可能不要。
“师尊,飞的时候风大,别着凉了。”飞起来后,梅长苏又紧了紧怀抱,他都是为着师尊,可不能让他生病。这么想着,梅长苏惬意的眯了眯眼睛。这是他和师尊第一次一起下山,不知会遇见什么呢?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