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东城南陌花下(三)


(三)旧识
梅长苏坐在向家的大堂里,护着飞流,冷冷地瞪着妄图攻击他们的人,全身紧绷,处于戒备之态。飞流瘫软在他怀里,双眼紧闭,大口喘着气。
“向先生,是您请我师徒二人入府,现在这般持刀拿剑的到底是为何?”说话间,顺手一道暖雾施在飞流身上,不知飞流中的是什么毒,现下形式不明,估且用暖雾缓一缓。
“是我请道长来的不假,可谁叫道长犯了忌讳呢。”那位“向先生”坐在堂前太师椅上,“动手。”
这向先生不知哪来的能耐,梅长苏扫了一眼四周围攻的人,有唐门的、有霹雳堂的、有修道的甚至还有妖邪,飞流现在半分战斗力也没有,梅长苏不放心,把他抱在怀里,和敌人对峙着。
梅长苏暗暗在自己身上加了几个仙风云体,顺便一道土咒砸向右后方举着剑冲上来的霹雳堂,趁土咒掀起的烟尘,从百宝囊中掏出五毒珠,塞进飞流胸口,掐了字诀催动五毒珠,五毒珠发出绿色的荧光,一点一点的从飞流身上吸出黑紫色的污浊。
看着这些污浊,梅长苏怒火中烧,自从他到飞流身边,把自家师尊简直是放在心尖尖上疼,竟然有人敢在他面前伤害他,梅长苏冷笑一声,手指勾动,直接一个星沉地动,面前大半敌人倒下,有警觉的躲过这一波,刚要反击,却发现自己又身处一片火海之中。
连发两个高级仙术,梅长苏有些气喘,他很少连着发这样耗神的高级仙术,有些吃力,眼前破空而来的剑怕是躲不过了。
剑到眼前,眼看就可以刺破梅长苏的脖颈,却被梅长苏身后伸出的剑挑开,“阿苏,你没事?”
“师尊小心,我什么事都没有。”虽说用五毒珠解了毒,可梅长苏还是忍不住担心飞流,一边仔细的看他和向先生对战,一边顺手发些低级仙术把那些想乘机偷袭的人打趴下来。
飞流不说话,冷冰冰地盯着向先生,手中的剑如同附骨之蛆般黏在对方的剑上。向先生不厌其烦,试着打断飞流的剑,可是斩仙剑岂是凡铁可比的,反而被飞流一压胸口漏了破绽被飞流一脚踹在胸口。
“师尊,让开。”梅长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飞流便借着这一踹之力推回梅长苏身边,飞流刚和向先生分开,梅长苏便点燃三昧真火,这向先生是在蹊跷,只怕不是人类。
只见三昧真火渐渐小了,从中走出一人,面上的皮肤像被烧焦了似的挂在脸上,被他亲自用手撕下,露出另一张截然不同的脸。
“夏江!”梅长苏吃惊地望着火中走出的人,他分明该是死了的,现在,只怕已入魔。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