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东南城陌花下(四)

想尝试一下待续结果看起来像少了一章(◞‸ლ)果然还要再修炼( *`ω´)
以及,依旧没什么感情戏OJZ
———————————————————
(四)前尘
“看来你还记得我啊,林殊。”夏江一步一步向前逼近,“当年你害的我家破人亡,我怎么会不来找你呢?”阴恻恻地笑了几声,“西南渝州出事,你肯定会来的,于是你甫一进城,我就派人把你请了过来……”
确是如此。
飞流刚踏进渝州地界,便看到一只妖怪追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飞流刚下山,看到这样的情形毫不犹豫的就出手降服了妖怪。
那人得救,对二人好生感谢,又说自己家老爷正在寻找高人异士安定家宅,邀两人随他过府。
不料刚坐下来,和那向先生说了不到一盏茶的话,就被偷袭了。
现在看到夏江,梅长苏倒是理解了为什么一下山就碰到这档子事,夏江为人偏执,对于他认定的事谁也无法改变,他要是认定自己害得他家破人亡,做出这些事也不出奇。
“魔物。”飞流把梅长苏护在身后,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
梅长苏安抚的拍拍飞流的背,“夏江,当年若不是你构陷我林家在先,怎会发生后面种种,你说我害你家破人亡,可一切种种都是你自己求而不得造成的。”梅长苏直视着眼前夏江,前尘往事在他心中早已如云烟,眼前只不过是一个求而不得的可怜的连人都算不上的怪物罢了。
当年西南渝州,萧城南林城北,两家大户各占一地,又因为萧家这一代的当家萧梁娶了林家大小姐也就是林殊的姑母,倒也关系融洽。
夏江,本是萧家二把手,他的命是上任萧当家救的,此后就一直跟着老萧当家,同进同出,为萧家简直是殚精竭虑,到了萧梁的时候已经是萧家元老一般的人物了。他很能干,有武艺高强,当年也不是没有人想要挖走他,可都被他拒绝了,他就像个影子一样跟在老萧当家身后。
所以到后来揭露他构陷林家,甚至诱使萧梁亲手杀掉了发妻林乐瑶和亲子萧景禺让几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我求而不得?”夏江冷笑一声,“我才是先出现的那一个,林乐瑶她横插一脚,你们林家费尽苦心把她安排进来不就是想吞并萧家吗?萧梁如此迷恋林乐瑶,她嫁进来不过数年,大半萧家的铺子都添上了她林乐瑶的名字,连她儿子,都和林家女儿订了亲。萧家大半江山都是我陪当家打下来的,凭什么被你们林家用个女人就骗走了。”
“乐瑶姑姑从来没有想要把萧家的东西带到林家。萧梁最后不是也听了你的话把她们杀了吗?”梅长苏双手紧握成拳,“萧梁幼年生母病逝,可以说是你一手带大的,从小就亲近你,比起老当家这个严父,只怕更喜欢你吧。”向后退步。
夏江身形一顿,被人戳中隐秘心事,“简直一派胡言!”
“我一派胡言,若不是你对老当家的隐秘心事怎么会让林家一家葬身火海,萧梁杀妻害子,又怎么会最后让你根本看不上的婢女的儿子萧景琰接管整个家族?”梅长苏继续向后退去,走出门外。
“若不是你,就凭他萧景琰怎么可能接管萧家?”夏江刚要扑出门外,却被突然发出金色光芒的法阵阻拦。
“萧景琰一脉接管萧家,至今已三代。现在渝州萧家独大,连官府都要让他三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梅长苏看着夏江在阵里挣扎,内心叹息一声,转过头不再看他。
飞流执剑,剑上隐隐泛着雷火之光,向前攻去是听到雷电火花划破空气的嘶嘶声。飞流将仙术附在斩仙剑之上,插入夏江心脏上,烈焰燃雷也将他从内到外焚烧炸裂。
飞流一剑得手,闪身回到梅长苏身前,拉着梅长苏的手就向外走去。
“师尊,你先去吧,我想把他处理了。”梅长苏挣开飞流的手,看了看夏江焦黑的尸首,夏江入了魔道,却修炼不够,是人非人是魔非魔,这样的怪物如若不好好处理只怕日后还会为祸人间。
“陪你。”飞流拽住梅长苏的衣袖。
“弟子想一个人呆一会。”梅长苏把衣袖从飞流手中扯出来,看着飞流暗淡的表情,有些不忍,从百宝囊中掏出钱袋递给飞流,“师尊你拿着钱,去街上买些吃的好不好,自己先逛一逛,我一会儿去找你。”
飞流接过钱袋,低沉的哦了一声,耷拉着肩膀走出向宅。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