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东南城陌花下(五)

对不起我就是喜欢仙三(捂脸
以及最终目的还是变回苏哥哥和飞流
——————————————————
(五)苏哥哥
梅长苏看着飞流走出去,转过身封了一道灵符在夏江尸首上,将他身上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气除去,又塞了一枚铜钱到夏江口中,意在镇魂,最后又祭起三昧真火,看着火焰一点点在夏江身上蔓延,焚烧尸首发出一股恶臭味,梅长苏用风咒把气味打散。
他就站在那里,看着火焰一点点吞噬夏江的尸首,最终连骨头都不曾剩下。一点点消失的尸首恍若是他的过去,在他助萧景琰接掌萧家的时候,他就把他的过去,把林殊留在了渝州城内不曾带走,现在随着最后一个认识林殊的夏江的消失,这世上是真的再也没有林殊了。
三昧真火慢慢熄灭,梅长苏看了看除了烧焦的痕迹什么也没有剩下的地面,突然就笑了,他的小师尊该是等急了吧,也不知道他一个人都吃了些什么,可不要吃太多甜食到时候牙疼。
这边厢,飞流拿着钱袋,一个人走在街上,这边看看,那边看看,街市热闹可他却提不起兴趣。
这时从前面的店铺里跑出一个人,飞流眼睛一亮,刚要往前,却有停下脚步,不是梅长苏,虽然那个人长得和梅长苏很像,修的也是蜀山心法,可是道行不深,气浊,只是个凡人。
“景天,你又给我这样!”一个橙衣女子踢了那个人气冲冲的跑开了。
“嗳、雪见、你等……”话还没说完,就跑开了。
“天哥……”又一个蓝衣女子走出来,怯生生地拍了拍那人的背。
“啊,是小葵啊。”那人先前还垂头丧气,转身看到蓝衣女子勉强一笑。
当然在飞流眼里那人在听到“天哥”两个字的时候就笑了。飞流转转眼珠,似乎想到了什么。
“师尊?”梅长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飞流一下子就转过身去,也没有看到那人和蓝衣女子的苦笑,说了两句就匆匆向橙衣女子的方向追去。
“师尊,你在看什么?”梅长苏顺着飞流的视线望过去也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反而有点奇怪飞流今天什么都没买。
飞流目光灼灼的望着梅长苏,梅长苏被他看的有点奇怪,“苏…苏哥哥!”
梅长苏承认,这一声“苏哥哥”真的是惊到他了,而且自己好像脸红了。
飞流看到梅长苏不同以往的反应,得意的笑了笑,“苏哥哥!开心。”他可不希望梅长苏一直像今天在宅子里那样,他的徒弟,当然不能苦大仇深的。
“师尊,你这是怎么了,突然这么叫弟子。”糟了,好像控制不住自己的嘴角了,梅长苏心想。
“你不开心。刚刚。”飞流回身想指给梅长苏看,却发现刚刚那家店铺门口的人都不在了。
“新安当?师尊,那是店铺,我们不需要进去的。”梅长苏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来。
“不喜欢?”飞流看人不见了也懒得解释。
梅长苏看着飞流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那个不字在舌尖上打了好几转,最终还是被梅长苏咽了下去,“……喜欢。”
“嗯!苏哥哥!”飞流一下子扎进梅长苏怀里,虽然不曾明说,但是飞流内心非常依赖梅长苏,今天梅长苏见到那个夏江以后,反常的让飞流不安。
梅长苏按捺住心中的罪恶感,伸手摸了摸飞流的头,“以后在没有蜀山的其他人的时候弟子就叫师尊飞流可好?师尊不是也叫弟子苏哥哥吗?”梅长苏觉得,自己这个时候简直像个诱拐犯。
“好。”飞流本来就处于有徒弟万事足的状态,对梅长苏说的话几乎毫无异议。
“苏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梅长苏非常顺利的就完成的角色转换,牵起飞流的手,往集市中心走去。
“嗯。”飞流用力的点点头,被梅长苏牵着,向前走去。梅长苏重新站到他身边,看着街市两边的热气腾腾的小吃,突然就感到饿了。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