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日长飞絮轻·结发

肉被屏蔽了,再试一次
————————————————————
日长飞絮轻·结发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一眨眼,又到了过年的时候了。
江左盟里四处挂了红灯笼,也备了烟花炮竹等晚上放。人人见面都新年好,一片喜气洋洋。
飞流今天穿了一件新衣服,梅长苏上个月刚替他做的,一做好就被飞流收到柜子里,今天看在过年的面子上,才肯把他拿出来穿上。
梅长苏见他全是蓝色和灰色的衣服,这次帮他挑了暗红色的料子,小少年的身量愈发挺拔,穿着和以前劲装不同的宽袍大袖,也当得起长身玉立这词,暗红色的料子更衬的小少年皮肤白皙。
今天早上帮飞流穿衣服的时候,梅长苏就已经夸奖过自己的眼光无数次了。
倒是飞流自己不太习惯,不停的在扯袖子拎袍子。看着飞流都快把领口都扯开了,梅长苏看不下去,伸手抓住了飞流的手。飞流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也不摸领口不扯袖子了,耳朵一片红,乖乖的回握住梅长苏的手。
“今天下雪,飞流不要飞来飞去的,就陪着苏哥哥好不好?”梅长苏牵着飞流的手,慢悠悠的在宅子里闲逛,“苏哥哥没有办法飞到屋顶、也没有办法翻出墙去摘花呀。”
“好。”飞流点点头,决定今天一整天都乖乖地呆在地上。
黎纲走进院子,就看见梅长苏坐在廊下晒太阳,飞流坐在地上,把脸埋在梅长苏的膝盖里,不知道梅长苏低头悄声向他说了什么,飞流笑的连肩膀都在抖。“宗主,皇帝陛下的年礼经到了,还有太后娘娘做的两盒糕点。”说完,把餐盒递给飞流。
“糕点!”飞流一下子坐起身,接过餐盒,打开看到糕点,双眼放光。
“好。”梅长苏点点头,“我准备给景琰的东西他可还喜欢?”伸手拍拍飞流的背,“慢点吃,别噎着了。”
“送到了,陛下很喜欢您送去的孤本。宗主,今天晚上的年夜饭是就在苏宅还是出席江左盟的晚宴啊?”
“飞流,你是想在家吃还是去江左盟吃啊?”梅长苏把飞流嘴边的糕点屑擦去。
“在家。吃饺子!”过年的时候飞流总是不愿意出门,最喜欢就是呆在家里吃饺子。
“好,那咱们就在家。”梅长苏看向黎纲,“今晚你和甄平就替我出席宴会吧,我就不去了。”
“是。”黎纲对这个结果毫不意外,自从梅长苏回到江左,那年的年夜也没出过宅子,自己不过是循例问一下罢了,“对了宗主,蔺少阁主送来的顶针婆婆的辣花生我给放在厨房里了,不过晏大夫说了,您还是少吃点刺激的东西,吃慢点吧。”
“我知道了,今年也辛苦你和甄平了。”梅长苏说完,按住飞流再度伸进食盒的手,“少吃一点,你不是说还要吃饺子的吗?”
黎纲默默的离开,他可不想再呆在这儿煞风景,反正想知道的要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飞流咀嚼几下把口中的食物咽下去,“要吃饺子。”乖乖的把食盒合上,放到一边。
“吃完了去玩一会儿吧,别坐在这了,慢一点,小心胃疼。”梅长苏摸摸飞流的马尾,眼看飞流就要飞出去,又加了一句话。
“哦。”飞流压下自己想要飞上屋顶的欲望,正常的朝前走,不能飞屋顶,还可以摘花,这么想着,飞流又继续愉悦的往前走去,梅长苏的院子里,因为飞流喜欢,种了各种各样的花,现在正是梅花开的好时候。
梅长苏坐在廊下,微笑的看着飞流在花丛中穿梭,飞流从这棵树下窜到那颗树下,细细的端详着每一朵花,千挑万选,折了六枝梅,捧着梅花就跑回房间里。
“飞流,出来的时候把书案上那本书也带出来。”梅长苏伸了个懒腰,调整了一下坐姿,把手拢在袖子里,惬意的倚在椅背上,闭上双眼。
感觉到脸前的光影变幻,睁开双眼,飞流拎着书在梅长苏眼前晃来晃去,看梅长苏睁开双眼,眯起眼睛笑了笑。
梅长苏不急着把书接过来,反而把手一伸,把飞流揽到怀里,放到自己腿上。就着环抱飞流的姿势,翻开手中的书,慢慢读起来。
飞流乖乖的坐在梅长苏怀里,跟着梅长苏一起看。坐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把头埋到梅长苏的肩膀里,蹭蹭。
梅长苏眼睛都没抬,伸手拽了拽他的马尾,继续看着书。
这下飞流可不乐意了,苏哥哥只顾着看书,完全不理会自己,这可怎么行!转了转眼珠子,直起身,挡住梅长苏的视线。结果梅长苏还是不理他,只是把他的头按回到肩膀上。飞流又亲了亲梅长苏的脸颊,可梅长苏竟然动也不动。飞流扁扁嘴,悻悻地把头埋回梅长苏的肩膀上,狠狠的蹭了蹭梅长苏的肩窝,转过头,开始冲梅长苏的耳朵吹气。
飞流只顾着完成打扰梅长苏的任务,半点没发现梅长苏手上的书早就停下了翻页,也没发现梅长苏嘴角的弧度。
等到他终于要忍不住出声抱怨的时候,梅长苏把手中的书一扔,就着飞流埋在自己怀中的姿势,抱着他站起身,往房间里走去。
飞流立刻醒悟自己是被梅长苏逗弄了,正要挣扎,听到梅长苏在他耳边用气声说,“乖,别闹,我们先回房间。”飞流不争气的就红了耳朵,乖乖的缩在梅长苏怀里。
梅长苏亲了亲他的耳廓,飞流窘迫的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把脸埋到梅长苏肩膀里,再不肯出来。
回到房间,梅长苏顺手带上了门,把飞流放到床上。
梅长苏俯视着飞流,清楚地看见少年红成一片的脸蛋和因为紧张无意识揪着袖口的手。
梅长苏俯身,亲了亲飞流的额头,两人额头相抵,梅长苏将飞流和自己的发髻拆散,撩起两缕发丝,打了个结。
“飞流,结了发,可就不能再离开苏哥哥了。”梅长苏亲了亲发结,看飞流神色认真的点了头,不禁笑出声。将结拆散,只要飞流答应了,这个结在不在都无所谓了,更何况一会儿可能会有些碍事。
——没错有肉,请走链———————


ノート



梅长苏抱起飞流,转移到卧榻上,床被他们刚刚弄的乱七八糟,晚饭前就先在卧榻上将就一下吧,这么想着的梅宗主,抱着飞流,闭上了双眼,要养好精神,晚上可是吃饺子呢!






评论(23)

热度(84)

  1. 小七哥哥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