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橘子(一)

       这天下午,日光正好。梅长苏午睡起来在房中却找不到飞流。这可不对劲,午睡前飞流还坐在桌子前吃橘子呢,飞流几乎在他睡觉的时候从不离开他身边。
       “飞流?飞流?”梅长苏唤了几声却听不到回应,焦急的在房间里踱步,发现台机上有什么东西动了动。
       梅长苏停下脚步,台机上除了橘子也没什么别的了,一颗橘子孤零零的被放在果篮外面,刚才就是它似乎动了动。梅长苏伸出手指,戳了一下那颗橘子,那颗橘子回应似的小幅度的翻滚了一下。
       梅长苏一愣,可不要是他想的那样,“飞流?”把耳朵凑近了橘子。
       蚊子声音一般大的一声苏哥哥传到梅长苏的耳朵里,梅长苏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把橘子拿起来,想要伸手剥皮,却又想到万一剥的不是橘子皮是飞流的人皮可怎么好……
       “飞流,苏哥哥把这个橘子皮剥掉你会受伤吗?”
       “不会。”虽然声音小,倒也还算是中气十足,梅长苏心稍安下来,小心翼翼的撕开橘子的一角,嗯、还好没有血。咬咬牙,掀开了一大块橘子皮。
       一个小小的飞流盘腿坐在橘子中央,白色的茎连接着他和橘子皮,这些茎也和橘子的一样,断了就断了,留下一些白色的细屑在飞流衣服上。
       飞流鼓着脸托着腮,看到有光亮迅速的回过头去,见到梅长苏开心的立刻就要扑过去,可惜橘子内的空间太小,飞流没有成功的出去。
       梅长苏加快了剥橘子的速度,等把飞流剥出来,飞流早就迫不及待的撞进梅长苏的手掌里里,用脸蛋蹭蹭掌心,“苏哥哥。”
       梅长苏把飞流放回台机上,自己也坐下,饶有趣味的盯着小小的飞流。伸出手指,摸了摸飞流的脸蛋,又戳了戳飞流看起来圆滚滚的小肚子,把飞流弄的整个人往后仰去。梅长苏没忍住,不小心笑出声来。
        飞流对这种戏弄的行为非、常、地不满意,尤其是苏哥哥还嘲笑他,飞流生气了,背对着梅长苏坐起身,不再看他,并且决定再也不理苏哥哥了。
       “飞流,生苏哥哥气了?”梅长苏摆正表情,收起自己的笑容,柔声安抚着飞流受伤的心,“是苏哥哥不好,我们飞流都变成这样了苏哥哥还笑,苏哥哥保证不笑了,飞流也不生气了好不好?”
        默默地,飞流就转回来了,虽然为了表示生气还啃了一口梅长苏的指尖。

评论(14)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