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橘子(二)


       “怎么办?”飞流变小了,声音自然也小,梅长苏得趴在台机才能听清他说话。
       “苏哥哥也不知道,要不要请晏大夫或者蔺晨哥哥来看看?”确实飞流不能一直这样,也不知道会不会对飞流造成什么伤害。
        “不要!”飞流尖锐的喊出声,他才不愿意让别人看到他这样,哒哒哒跑到桌沿爬上梅长苏的胳膊,把脸埋在手臂衣袖的皱褶处。
       这可不行,梅长苏皱眉,用另一只手略微强硬的把飞流从自己衣袖上扒下来,掌心托着他,举到自己眼前。“不给别人看怎么能变回来呢?飞流要是一直这样小小的可不行。”
       飞流坐在梅长苏的掌心里,垂着头不看梅长苏,“不要。”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
       梅长苏轻轻用手指尖抬起飞流的脸蛋,果然眼睛里已经有了一汪水,估计梅长苏再说一句话就要决堤了。
       “可是飞流不是说要保护苏哥哥的吗?”梅长苏戳了戳飞流的脸蛋,没忍住又揉了两下。 
       飞流抬头,噙着眼泪水,可怜巴巴的望着梅长苏,“飞流保护苏哥哥!”除了身体的缩小,飞流本来就不完备的心智也出现了倒退,“可是……不要。”哇的一下就哭出来了,像个真正的小孩子一样哭着。
       梅长苏非常的心疼,安抚的摸着飞流的脑袋,“好好好,我们不给别人看,飞流不哭了好不好?”
       “真、真的?”飞流停下哭泣,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梅长苏,小孩子的哭泣总是收发自如的嘛,“可是,保护?”仍旧记挂着保护梅长苏的事。
       “没事,苏哥哥可以保护好自己,飞流不担心啊。”梅长苏继续柔声哄着飞流,注意到房间里出现橘子汁的味道,梅长苏看着眼角还挂着泪的飞流,额角有些抽搐,可千万别是他想的那样才好。  
       用指腹拭去飞流眼角的泪水,面色凝重的盯着指腹上的水渍,最终,放到唇边舔去。果然是橘子汁的味道,梅长苏哭笑不得的望着掌心上小小的飞流,总不会真的变成橘子小妖了吧。
       飞流看到梅长苏的动作,轰的一下从头到脚都红的像只煮熟的虾子,他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苏哥哥要把他的眼泪吃下去,但是下意识的觉得这很羞人。
       可是苏哥哥的手和唇都好好看,他根本就移不开视线,看着看着就想到苏哥哥抱着自己,亲亲自己的场景,糟了,脸好像更烫了。最终把自己埋到了膝盖里。
       梅长苏看飞流自己把自己抱的紧紧的,一时起了逗弄的心情,悄悄的把手放到飞流的腰上,轻挠着。飞流一下子就坐起来,整个人扭曲着想要躲避梅长苏的罪恶之手,然而实在是太小只,最后整个人气喘吁吁的摊在梅长苏掌心里,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不必说,自然又出现了橘子汁。“苏哥哥,坏!”眼泪汪汪地瞪着梅长苏。
       “是苏哥哥的错,不闹飞流了。”亲了亲小飞流的脑袋,“我们飞流现在可是橘子味的了。”
       “橘子?”飞流歪着脑袋望着梅长苏。
       “是啊,橘子。”梅长苏把飞流放到胸口,飞流非常利索的就爬进去,找了个舒适的位子攀在衣襟上,“今天晚上如果还没好转明天就让晏大夫看看好吗?飞流这样,苏哥哥很担心啊。”
       “嗯。好。”梅长苏话里的担心让飞流乖乖点了头,他自己也知道,这样下去肯定不好,而且也不能保护苏哥哥,他不要。      

评论(1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