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不能有丝分裂

橘子(三)

要考试最近,所以更的很随意,请见谅。等考完N2大概更文就规律了otz
———————————————————
 (三)
        飞流就趴在梅长苏的衣襟上,跟着梅长苏先去处理了盟里事物,然后就回到梅长苏的书房里。      
       梅长苏随意挑了一本书,坐到书桌前,飞流沿着梅长苏的衣襟慢慢地爬到梅长苏的肩膀上,好奇的望望梅长苏手里的书,皱起脸,他不喜欢这本书。
       飞流沿着梅长苏的手臂,小心翼翼的走到桌上。看梅长苏不理他,在桌子上自顾自的跑了起来,摸摸毛笔的笔尖敲敲砚台的边缘,绕了一圈后,看到桌上盛放果物的盘子,咻地跳上去,直直的盯着水果,思考着吃什么。
        最后还是想吃橘子。
        虽然被说是橘子味的飞流对橘子有点抗拒,可是这个天的橘子真的超好吃。飞流衡量了一下橘子味的飞流和橘子二者,最后还是抬起了一颗橘子,把它推下果盘,推到梅长苏面前。
       “苏哥哥。”飞流仰起脸,眨巴着眼睛望着梅长苏,他自己实在是剥不开和自己一样大的橘子。
       梅长苏其实从飞流跑到桌子上开始就一直悄悄看着他,一来他把自己弄伤了,二来这样的飞流实在是让他挪不开眼。看到飞流要把橘子推过来,梅长苏把视线收回,一本正经的看起手上的书来。
       飞流看梅长苏没有反应,以为梅长苏没听到,又扯着嗓子大声叫了一遍,结果梅长苏还是不理他,飞流转转眼珠,一个纵身跃上梅长苏手中的书,蹦蹦跳跳地让书抖的不成样子。
       梅长苏的书自然是看不了了,不过梅长苏也没什么心思看书,他看着蹦蹦跳跳的飞流,不知不觉就带上了温柔笑意,用了一丁点力气捏住飞流的脸蛋,阻止他继续虐待书本,把他放到桌上,“飞流要吃橘子是嘛,苏哥哥帮你剥。”
       “好。”飞流乖巧的坐在桌子上看着梅长苏剥橘子,总觉得刚刚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可是找不出来,飞流甩甩头,接过梅长苏递来的橘子瓣,专心地吃起来,好甜呀。
       梅长苏就一手托腮,笑的一脸宠溺的望着飞流啃橘子瓣,在他把一瓣吃掉以后另一只手及时送上新的。
       等到飞流把一整个橘子都吃完,梅长苏帮他把嘴边的汁水擦掉,“飞流,你是不是长大了?”梅长苏扶着他站起来,现在的飞流已经快有手掌大小了。梅长苏的内心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橘子味的飞流吃橘子可以变回来,自相残杀真的好吗?
       飞流眨眨眼,低头看了看自己,又抬头看了看苏哥哥,好像是这样,感觉离苏哥哥的脸距离近了一点呢。
       “飞流还想吃橘子吗?”梅长苏又拿了个橘子在手里,“好像只要吃橘子我们飞流就可以长大呢。”
       “嗯。”可以长大,而且是吃自己喜欢吃的橘子,飞流想想都笑弯了眼,不用吃蔺晨和晏大夫准备的苦苦的药了。坐回原来的地方,等着梅长苏投喂,嗯……衣服好像变紧了,飞流扭扭头,把领口松开了些。
       梅长苏很快的就又剥好了一个橘子,递给飞流,飞流接过去吃掉,梅长苏继续低头剥橘子。急于让飞流回复的梅长苏只顾着剥橘子都没怎么在意飞流,等他把第四个橘子递给飞流的时候,飞流没有接过去,梅长苏抬起头,发现飞流光溜溜的站在桌子上。已经可以和他平视了啊,梅长苏松了一口气,看来吃橘子确实有效,可是“飞流你怎么把衣服脱了,着凉怎么办?”赶快把桌子上的小娃娃搂到怀里,用大氅把他遮的严严实实的,往床边走过去。
       “衣服小,难受。”飞流指指桌子上的他脱下的小衣服,又把自己缩回梅长苏的怀里,还是苏哥哥的怀里舒服呀。
       原来衣服不会跟着变呀,梅长苏想着原来如此,他想今天无论在发生什么他都不会吃惊了。把飞流放到床上,拿了一件自己的衣服批到他身上,下半身用被子裹好,“在这等着苏哥哥,苏哥哥去拿橘子给你。”
       “嗯。”飞流乖乖缩在梅长苏的衣服里。
       梅长苏出门去又回来,手上带了一筐橘子,坐到床边,两人继续进行投喂橘子的活动。

评论(7)

热度(51)